来自 资讯 2017-04-08 10:16 的文章

眼眸

眼眸/梅雨季节,天空短暂的晴朗,年轻的我,跨着彪悍的枣红马,路过扬州属地,那条杨柳依依青石板的小街。长发及腰的你,在小楼上雕花的栏杆旁晾衣。有斑驳柔和的光影,让我无意间抬了头,你的眼就撞上了我的眼。心似乎只咯噔了一下,没多在意,我依然催马扬鞭走了。东京汴梁的武场,我拔了头筹,皇上授予护军校尉官职,但我却觉得快乐不起来,就像心里少了一样东西。

我想,我想,我再想,应是那街那小楼那栏杆,你那含情的眼眸,你那映入我脑海里的身姿吗?我决定,回乡省亲还走那条道,渴望再一次碰上你流盼的眼眸。似乎路漫漫,心也漫漫,我失落了,那街已满目疮痍,是梅雨决堤。楼塌人不见,我哪里去找你呢?有人说,去扬州城里的歌楼看看吧!我真的寻遍了扬州城里的大街小巷,还是见不到你的倩影。我的心揪住了,人海茫茫,你到底在哪里?没时间了,我赶紧要走了,金兵入侵中原,我要去征战……。

那个血残阳的黄昏,凝结着你至柔的眼眸,也是在扬州这块美丽亦凄婉的土地上,我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。迷离如幻里,那青石板小街的尽头,我真的看到了你,你脉脉深情地向我走来,走来……!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什么都不缺
  • 热门文章